悠悠之旅 Day 3 - Yellowstone 黃石公園(下)-地熱、噴泉、野生動物

今天下午的行程,繼續往北開到Mammoth,天氣開始轉陰,空氣悶悶的,似乎隨時要下雨的感覺,黃石公園內沒有標速限的路段最高可以開到45MPH,不算慢的速度,雖然Mammoth距離Norris也有21Miles,沿路欣賞山岩峭壁,時間過得挺快。
黃石公園 Norris to Mammoth
延伸閱讀-



開進Mammoth區域,路上行人多車也多,大型巴士也出現在這裡,可見這裡是很受旅行團歡迎的一個景點,可能是這邊有Mammoth Hot Springs Hotel的原因吧。

Mammoth除了有長毛象的意思,也有很巨大的意思,或許是因為這裡很大一片的溫泉梯田景觀有關係而命名的吧!

黃石公園 Mammoth Hot Spring

點圖片放大!

有別於其他地區的Hot Spring,這邊的Hot Spring可不是一片平坦,也不是一般的湛藍色配琥珀色,這裡適潺潺流水順著一階階的平臺流下來,日積月累侵蝕和堆疊,形成現在的景色。
灰色部分已經沒有溫泉流過

琥珀色和乳白色的岩石配上涓涓流水,像融化的焦糖牛奶冰淇淋一樣,讓人想舔一口,不過想歸想,看著她接觸到冷空氣時,不時冒著煙,理智還是會恢復的,雖然陰天寒風陣陣,但我們可還是站在攝氏80度的溫泉上。
黃石公園 Mammoth Hot Spring
真佩服長在上面的花草,怎麼會這麼耐高溫啊~想當年,冬天太冷,突發奇想用熱水幫叮噹媽洗菜,才一下就把菜都燙熟了,還被念了一頓說~
這裡的花草是有包隔熱紙嗎?怎麼這麼耐熱~
老外很會取名字,除了剛剛像焦糖牛奶的Palette Spring(調色盤泉)和黑黑醜醜的Devil's Thumb(惡魔的大拇指)外,這區最靠近馬路邊有個Liberty Cap,據說是因為像當年美國殖民戰爭的戰士們帶的帽子外形才取名,但我怎麼看都覺得像霜淇淋,可能當年它長得沒現在這麼高吧~
Devil's Thumb, 黃石公園 Mammoth
特黑惡魔的大拇指
突然覺得臉上好像被人噴到口水,很大一坨,不會要下大雨吧~ 果然,愈來愈多滴,還好我有帽子,和大雄兩個人用飛快的速度撤退到車上。
沒想到上車之後雨停了,甚麼嘛~就下那麼幾滴,算了,上面那圈就不走了,還是繼續下一站Tower Falls。

經過Mammoth Hot Springs Hotel旁邊的草地上,只見草地上插了幾支危險,不要靠近Elk的標語,草地上就有兩隻雄Elk正在上演爭風吃醋打架的戲碼,只見對街公園巡警和民眾都在圍觀拍照,當然我們也不會錯過這個機會,雖然大雄嘴上嚷嚷著看太多Elk了,要看別的,但他快門可也沒少按哪~
黃石公園 Mammoth Hot Springs Hotel 旁雄鹿打架
雄鹿在打架,草地上的雌鹿可是優雅地坐在那打盹,他們似乎一點也不怕生的模樣,雖然旁邊有這麼多圍觀的人群,連在等團員的遊覽車司機也在草地前繞圈圈,還一邊開車一邊拍照,可見能這麼近距離親眼目睹雄鹿打架是多麼幸運!
繞了幾圈,應該連指揮交通的巡警都能認出我們的車了~看過癮了,我們才真正上路去距離18英哩之外的Tower Falls。
晃很大的影片

這段路的景色,有些路段有秋天的英格蘭的味道,但每次正覺得風景很棒,要紀錄的時候,景色卻又變成無聊的山林了,實在是哭笑不得,旅行就是這樣,計畫永遠趕不上變化,往往這些變化就成為旅行的意義,不經意地就印在腦袋裡頭~
好音樂營造兜風氣氛

差不多靠近Tower Falls時,見遠方山頭冒出像濃煙的白色煙霧,是雲霧還是森林大火啊? 不會連森林大火都給我們遇到了吧~
黃石公園森林大火
果然,在商店前面停了一台森林消防車,前方道路也封起來了,只見一群穿制服的人員在那兒輕鬆地聊著天,難道他們都不緊張火災喔?!
原來這場火從9/13就開始燒了,我們到的當天已經燒了一個禮拜了,這是今夏最大的一場火(Antelope Fire),延燒面積達五千多英畝,燒到現在還沒停止 ,報導說這場火並沒有影響到任何道路,它反而增加了Tower這邊的森林發展的防禦性,並且達到他們的火災和資源管理的目標,雖然我們看起來是濃濃的大煙,由於燃燒範圍都還在他們控制之下,難怪七名消防員都老神在在。
多年前森林大火留下的焦木

Tower Falls就位在商店旁一條小徑上去,路程很短,有點像擎天崗上的小徑,不消五分鐘就可以走到盡頭看見瀑布,以往旁邊還有一條小路可以走到瀑布下,不過當天小路維修,聽說走到瀑布下也是別有一番風味。
黃石公園 Tower Falls
Tower Falls旁的岩石像尖塔也像鐘乳石筍一樣立在那,跟瀑布相映成趣,雖然這些尖石頗像新墨西哥州的印地安帳篷石山,不過因為旁邊的地貌景觀,倒也給人有完全不同的感受。


延伸閱讀-
原本以為Tower Falls到Canyon路段是因為森林大火封路,原來不是,是剛好他們在進行道路整修的工程,那也只好跟灰熊們說掰掰囉~

時間也不早了,西南邊還計畫有三個點要去,得快點出發,照原路回去往Norris開,Mammoth Hot Spring Hotel的雄鹿打架已經結束,看來已經分出勝負,原來的草地上一隻雄鹿坐擁後宮佳麗數隻,旁邊圍觀的群眾倒換了一批新人~
Danger! Do not approach ELK!
快到Madison的路段,道路正在施工,只剩單向通車,大塞車~我們無聊到玩起"那裏有熊"的指指遊戲,沒事就拿著望遠鏡朝旁邊樹林看,還指著遠方說~~"熊"~~(我承認是有點幼稚啦~哈)
從Madison到Old Faithful路段充滿大大小小的溫泉池和噴泉,我們先到較有特色的Fountain Paint Pot。
黃石公園 Fountain Paint Pot
這裡的範圍也不小,主要是來看白淨的泥漿池,木道兩旁乾涸的泥池,一片白色,枯木的根部像被潑上白漆一樣,像是被畫家上了白色的底色一樣~
渾然天成

不斷冒著泡泡的泥池就像正煮滾的新英格蘭巧達湯一樣,隨著季節的變化,泥池的形狀也會變,夏天因為雨水和雪水,泥巴比較稀,冬天的時候,泥巴變得厚實而結塊,看圖片介紹呈現一片螺旋紋狀,挺美的。
當我還沉醉在一片白色世界中,大雄老遠喊叫"有噴泉",於是我三步做兩步,搶拍Clepsydra Geyser噴泉。
黃石公園 Clepsydra geyser
Clepsydra geyser

其實,何必那麼緊張哩,這個Clepsydra希臘字義Water Clock(水鐘)的噴泉,原本每三分鐘就會固定噴,自1959年地震之後,它幾乎就沒停止噴過,這是這兩天以來首次看到噴得這麼高的噴泉,雖然事後知道它沒停止過,但是當下還是很開心的~當下有期望或許就沒那麼珍貴,所以旅行到底是要做足功課還是不做功課好呢,真的很難說哩~
黃石公園 Clepsydra geyser
時間過得很快,逛完這幾個點已經時至傍晚,原本要先去看最大的溫泉池-Grand Prismatic Spring,不過本人膀胱無力,只好先去有遊客中心的Old Faithful(老忠實噴泉)解放才行。
黃石公園 Old Faithful Visitor Center
Old Faithful Visitor Center

噁心的題外話--黃石公園內若不是遊客中心那種有排水設施的洗手間千萬別去上,那種光是門打開,離二十步遠都會被嗆到的公廁連靠近都不要靠近,除非你是那種不介意上完渾身都是水肥味的人,你就去吧~~不要說我沒警告過你~這是親身體驗,原本想在離開Fountain Paint Pot給這裡的廁所一次機會的,雖然大雄一直勸說還是不要,本人不信邪,幸好一位老媽媽先我而去,她開門的時候,我除了清清楚楚看到她臉皺成一團,還嗅到了讓她皺眉的原因,當下才恍然大悟,為什麼最早下車的時候,一度以為自己踩到黃金,原來那個味兒是來自前面剛從廁所出來的阿伯身上~Oh My God~~~

Old Faithful的遊客中心入口就標示了老忠實下一次噴泉的時間,誤差前後十分鐘,也就是說我們最多要等20分鐘才能看見,這樣到底稱不稱得上忠實呢?!
黃石公園 Old Faithful Hotel
Old Faithful旁常大客滿的Hotel

不管怎樣,還是抱持著到此一遊的心情,跟圍坐噴泉一圈的忠實觀眾們一起等吧,只見很多人早已架好專業攝影鏡頭蓄勢待拍,似乎是很有看頭的感覺。
黃石公園老忠實 噴泉
進入它的誤差時間內,等了五分鐘,好像還是只在冒煙,氣孔旁的烏鴉都還沒離去,似乎沒那麼快會噴,再等五分鐘,只斷斷續續冒出小小的湧泉,像狼來了一樣,我們的興致快被磨光了,隨著大雄一開始興奮地喊著"噴了噴了",到後來索性不吭聲,開始漸漸懷疑,它真的忠實嗎?莫非真的是"老"忠實,老骨頭一把,動作也比較慢~
在誤差時間內倒數最後三分鐘,它終於一口氣衝了出來,像是喉頭一直被噎住的老人家,一口暢通的氣瞬間噴出來一樣,真的是期待太高吧,雖然它的高度也不低,但是總覺不過癮,沒有想像中的壯觀,被我們嗤之以鼻的芝加哥白金漢噴泉,都還比較有看頭,老忠實噴泉大概就是受盛名所累的最佳例子。

延伸閱讀-


黃石公園 Old Faithful 老忠實噴泉
人們也是現實的,當老忠實噴泉的高點不再,水勢開始變弱,人群也開始起身漸漸散去,雖然大雄一直虧老忠實果然是老了~噴不高云云~但至少我們倆還是有待到最後的,盡到忠實觀眾的義務了啦。
寶貴的老忠實噴泉紀錄

看完黃石公園最著名的老忠實噴泉,都七點多了,書店裡明信片上空照像美麗藍色眼球的Grand Prismatic Spring還沒看到,拼一點,今天就把黃石公園結束,明天直接朝北邊的冰河公園出發(Glacier Park)。

抵達Grand Prismatic Spring的時候,雖然天邊還有陽光的餘暉,但是月亮早就高掛天空啦,反正這個溫泉池大到必須在空中才能完整照到全貌,所以有沒有良好的光線對我們也沒甚麼影響。
黃石公園 Grand Prismatic Spring 讚!
溫泉瀑布
很多遊客在細菌的溫床刻字,真是走到哪都要留名

在Old Faithful遊客中心有這個溫泉池的介紹,當然包括了空照圖,中間湛藍的溫泉,水流均勻地向四方呈放射狀流去,和岩石組成細菌的溫床,放射狀的琥珀色構成一幅超美的圖畫。
翻拍自遊客中心圖片

沿著搭起的步道繞這整片溫泉池,再搭著月色和大片的霧氣,增添了許多神秘感,雖然天色偏暗,但我隱約從某個角度還是能夠在腦袋中拼出它美麗的全貌,一直遊蕩到天色全暗,我們才從濕滑的步道一路滑回停車場,有點小小遺憾天色還亮的時候沒能早點來,但也表示這不是句點,下次,下次還有機會再來~
黃石公園 Grand Prismatic Spring
黃石公園 Grand Prismatic Spring 傍晚
除了坐直升機可以俯瞰這片景色,再往北邊一點有條Firehole Lake Drive爬上去也可以看見全貌,下次,下次再來走走。

黃石公園有許多大大小小不同的山徑,條條帶領你通往不同的視野,這次我們只花了一天半的時間,把黃石公園的主要景點走馬看花了一遍,當中有許多不同的驚奇,豐富到我們都忘記吃飯這回事,寧願把吃飯時間省下來,肚子餓了就啃啃車上的乾糧,收穫頗豐,如果想細細品嘗黃石公園的每吋角落,規畫一兩個禮拜在這裡露營、健行、騎腳踏車、釣魚應該也是不錯的選擇,下次,下次我會這麼做。

黃石公園詳細地圖(PDF)

天黑了,趕路趕路,繼續趕路,今晚住宿黃石公園西方出口的小鎮,這段路程可比東邊出口近多了,難怪緊臨出入口就有小鎮,人多了,旅館也多,不過物價也昂貴多了~當晚吃到很像山寨版但價格又昂貴的KFC,還好今日的精神糧食有夠充足彌補肚子的不足~

延伸閱讀-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