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開始,也是結束 – 波士頓紅襪、芬威球場

叮噹玲:『街上沒甚麼人耶!?』
吳大雄:『還在家裡看電視吧。』(一邊說一邊調高了廣播音量)
這一天是星期三,時間是晚上十一點快四十分,十月底的波士頓,空氣中透著一股寒意。就在十分鐘前,大雄把叮噹從家裡拉出來,開車沿著 Beacon 街,朝東邊波士頓市區前進。



轉眼間,就快抵達目的地,隨手又將收音機的音量轉大,過橋的那剎那,映入眼簾的是警察重型摩托車隊,大約有三十五六台,拒馬早已就位,大批警力在人 行道上集結, 看來一個禮拜前的暴動經驗,讓警察們更謹慎的策劃今晚行動。目的地就在前方二十公尺處,抵達時間稍微早了一點,大雄以龜速前進著,心中吶喊著,快點變紅燈 啊!
平常多做善事,對於關鍵時刻念力的激發,有相當大的助益 :cool: ,想著紅燈馬上就來個紅燈,車子靜止在 Kenmore 廣場的路口,雖然此時叮噹玲耳膜震動的幅度早已超過極限,大雄卻似著魔般的將廣播音量再調高了一些。
WEEI 850 AM 電台廣播:『 Foulke to the set, the 1-0 pitch, here it is…swing and a ground ball, stabbed by Foulke. He has it. He underhands to first. And the Boston Red Sox are the World Champions. For the first time in 86 years, the Red Sox have won baseball’s World Championship. Can you believe it? 』
天啊!波士頓紅襪終於贏了,離上一次贏得世界大賽冠軍,中間相隔了八十六年,在 2004 年十月 27 日,他們終於又做到了!大雄跟叮噹正在芬威球場外,見證這個歷史(雖然這場比賽在聖路易進行),這時燈號轉綠,右轉進芬威的路已經被封住,只能直行上 Commonwealth Ave,就在此刻,左右兩邊街道,不知道哪裡來的人潮,像蟑螂般的湧現,朝大馬路上走來,感覺不太妙,狂歡群眾的聚集速度,是超乎想像的快,照理說,一大 群快樂興奮的人,朝你走來,你應該不會感到害怕與恐懼,但是此時此刻,大雄跟叮噹的腦袋裡卻出現著,惡靈古堡的不死殭屍,成千上萬朝我們湧來的畫面 :shock: ,這時候不快點衝出去,稍後就算是媽祖顯靈,大概也救不了我們,僅在 Kenmore 廣場被群眾淹沒之前的十秒鐘,我們衝過了紅綠燈,警察也在我們穿過之後,將 Commonwealth Ave 堵上了拒馬。
波士頓市區其他街道上,人潮也不少,到處可以聽到高興的喊叫聲,不管遇到的是誰,興奮的吼叫 “We Won!”,絕對是正確的回應方式,路上開車的駕駛們,也都以猛烈的喇叭聲響來呼應,在波士頓待的五年期間(這一天除外),聽到的喇叭聲總數,遠遠不及這一天的百分之一。
回到家中,電視正在轉播 Kenmore 廣場群眾慶祝的場面,這過去八十六年來,每年的期待,最後都落空,這一年,終於成真,死忠的紅襪球迷,應該是無比的激動!激動!激動!激動加上酒精!印證了大雄跟叮噹逃離 Kenmore 廣場的直覺 :???: (當晚的砸車、打架、圍毆洋基球迷、警方使用催淚瓦斯和橡皮子彈鎮暴等等,這裡就不詳述了,不過這暴動的規模,跟前一週,紅襪逆轉洋基的美聯冠軍賽,賽後慶祝的暴動比起來,的確溫和很多)。
紅襪吉祥物 Wally。(圖 by malo)
在美國,如果有人問,哪個職業棒球隊有最多球迷支持?答案通常不外乎是紐約洋基跟波士頓紅襪,到底誰的球迷多,倒也沒有哪個單位做過普查統計,不過 如果有機會到紐約跟波士頓以外的城市,觀看這兩支球隊跟其他球隊的比賽,擔任客隊的紅襪,往往有種反客為主的感覺,到場為紅襪加油的球迷,有時候比地主隊 球迷還多,尤其是跟小城市球隊的比賽,情況最為明顯,而洋基的客場球賽,似乎不太常有這種情況出現。
芬威球場(Fenway Park)是現役大聯盟球場中最老的球場,1912 年建立,約有三萬六七千個座位,是規模容量相當小的職業棒球主場,左外野的超高全壘打牆有著 “Green Monster” 的暱稱,要在芬威球場擊出左外野的全壘打,有相當的難度,某些非常在乎個人全壘打成績的右打者,會較猶豫跟紅襪簽約,反觀右外野最短距離的全壘打只有 302 公尺,全壘打牆非常矮,可以說是強力左打的天堂。
大雄第一次進芬威球場看球,是 2000 年七月,跟 Charlie 到美加東三週的自助旅行(7/5 – 7/25)。當時就有耳聞豆子城對棒球的狂熱,於是打算到芬威球場看場球,七月 16 號當天的賽程,是紅襪對上蒙特羅博覽會,也剛好有大雄當時滿喜歡的球員 Vladimir Guerrero(現在是 LA Angels 當家強棒),這是場下午的比賽,大雄跟 Charlie 非常天真的,到現場排隊買票,票亭裡面小貓兩三隻,很少人在排隊,心中一陣狂喜,抬頭仔細一看,原來九月之前所有比賽門票,都已售完,所以才沒有人排隊, 不過既然都來了,就拍拍照逛逛運動用品店也好,說時遲,那時快,周遭有人隨即察覺到,我們想看比賽,但是沒有球票,是誰!?是誰!?是誰呢!? :roll:
某人:『 You know Mao? 』
大雄跟 Charlie:『什麼鬼?』
某人:『 You’re from China? 』
大雄跟 Charlie:『 . . . 』
某人:『 I have tickets. How many do you want? 』
大雄跟 Charlie:『 . . . . . . . . . . . . . . . . . . . 』
就這樣,我們做了法律所不允許的事 :twisted: ,一張球票 $12.00,那場比賽紅襪投手是擅長投蝴蝶球的 Tim Wakefield,他也是少數從當年到現在,還留在紅襪隊的球員,當時的強打少年 V. Guerrero 也很配合的在三局上半,打了一隻全壘打,那場比賽最後紅襪以 5:2 打敗博覽會隊。
芬威球場夜色。
靠近左外野圍牆 Green Monster,Gate E 入口。
球場外 Ted Williams 的塑像。
2004 年紅襪拿下世界大賽冠軍,看似紅襪王朝的開始,但是季後球員續約跟交易方面的現實絕情,卻結束了大雄對紅襪的支持 :cry: (季中交易走 Nomar 已經很受傷了,季末處理 Pedro 更是令人心寒),可能跟大雄小時候打三國志,開始都喜歡用劉備有關係吧,雖然隨著年齡增長,開始了解曹操才是快速破關之道,但是往往還是會呆呆的玩劉備破關。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