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之旅 Day 5 - 東冰河公園&衝過加拿大邊境到Banff小鎮(上)

半夢半醒之間聽到木屋內窸窸窣窣的聲音,非常不情願地睜開眼睛,隱約在房內昏暗的燈光看到大雄正在整裝,天都還沒亮勒,在這荒郊野外想獨自去哪尋歡?他說要去捕捉湖邊的日出,哇哩勒~會不會太早太勤勞了~熊出沒守則第二條-健行請結伴同行.....雖然沒睡飽,我也只好唱起“愛相隨“~~
延伸閱讀-  



某人等不及,帶著相機腳架獨自先出發,我自認很迅速地裝備完畢,出門完全不見人影,外頭只有昏暗的幾盞路燈照明,有夠黑的啦~雖然這區最多的動物是人類,但是誰知道在這傳說中都是熊的公園裡頭,漆黑的樹林中會鑽出什麼東西來啊~我怕怕....
花了好一段時間,真的看到熊了......是....大笨雄....一個人摸黑在渡頭邊傻傻地等待陰天的日出。
執著雄一直堅持是時間太早,所以天色還暗暗的,天氣已經夠冷了,還是別潑他冷水,省得他結冰,我還得想辦法幫他暖暖~“重感情“的我就是這麼講道義地在渡船口一邊拉筋一邊陪他等,就是苦了咱的鼻子,冰冰的還開始流起鼻水。
旁邊樹林傳來腳步聲,有動物出現~光線實在太暗,看不見物體距離多近~幾秒後,突然走出一個人,真是人嚇人嚇死人。冰河公園的小徑就是這樣,都是健行客一步一腳印走出來的,真的很難判斷哪裡才是路。
當天色亮到已經能看見山頂上厚厚的烏雲,大雄才放棄在這裡拍出他的Masterpiece的念頭,乖乖跟我回到旅館大廳去取暖。
本想在旅館內吃完早餐再上路,不過昨晚吃太多,好像還沒消化完全,大雄承諾著帶我去尋找荒山野嶺的鄧勤圈餅(Dunkin' Donuts),我們就出了冰河公園的西邊入口,繞公園外圍大半圈,朝著東邊入口前進~

一路上樹林相伴,我們也沒停止尋找真熊的蹤跡,眼睛都要脫窗,動物半隻都沒見到,氣得假雄直嚷嚷要使出引熊大絕招-潑蜂蜜大法,聽爛這個梗的我不得已問出“不要在那只剩一張嘴~你的蜂蜜勒?“果然不出我所料,我被反將一軍“吃的一向不都是你準備的嗎?你沒準備喔?!嘖嘖嘖....“。吼~大丈夫真的很難伺候耶,還要在口頭上吃我豆腐(切~)
防熊專用垃圾箱,手要伸進小洞扳一下才能開蓋

出了西邊出口,還是沒看到熊家族的任何成員出現,在小徑中健行可能碰到的機率比較大吧。沿著2號公路往南繞一大圈,才能到冰河公園東邊的入口,要不是Going-to-the-Sun Road修路中斷,也不用繞這麼一大圈,出門前還真要做好功課,不過有看到小黑熊,已經值回票價了。
體積大還是會先躺下,沒有尖牙真吃虧
Glacier Park Lodge

更值得的在後頭,天氣漸漸轉晴,冰山的冰河痕跡愈顯清楚,冰山離我們愈來愈近,藍天映襯山頭的絲絲白雪更加雪白,我想是我見識不夠廣,第一次看見這樣的景色,眼前的風景真有點不真實。
現場看是更大一片山谷,壯觀!
比起西邊路段,東邊路段顯得更有看頭,光是在路邊就能清楚地看見冰河遺跡,特別是沿著Saint Mary Lake,後頭一片冰山,山色映在清澈的湖上,真是超棒的啦~哎呀~我不會說啦,自己來看啦,我多想把這片景色搬回自己家牆上貼著,每天住在群山裡面,多好。


St. Mary Lake
St. Mary Visitor Center

沿路有很多點可以停下車來觀賞,只見一群群的老外拿著望遠鏡對著某座山比手畫腳,好像每個人都很懂山壁冰河沖刷的歷史,我只能說佩服佩服,雖然當我拿出比他們更大的望遠鏡出來時,看似很專業的模樣,其實我卻甚麼都不懂啊,只是傻傻地讚嘆大自然神奇,而且存在得比"萬物之靈"的人類久遠得多,卻依然無聲地立在那,讓人類仰望。到底孰偉大孰渺小,自然見分曉~
傳說中的Bear Berry
大雄特別挑了個最美的角落幫小馬留影,我想,這就是大雄默默在跟小馬道別的儀式吧!
日正當中讓我們突然想到,早上到現在甚麼都沒吃齁~開始覺得餓了,阿我的鄧勤叔叔圈餅哩?
我開始嚷嚷著,大雄轉而說用超大塊粗曠牛排換甜甜圈,聽得我都流口水了。

怪了,愈往加拿大邊界Carway,愈荒涼,似乎隨時會有一團草飛滾過來,荒野上站著兩名準備拔槍決鬥的牛仔電影場景,這裡會有餐廳?

結果證明是有的,可是牛排店已經冬休了啦,喔喔,又不可能回頭,該不會要過境之後才找得到東西吃吧,沿路少之又少的餐廳幾乎都關門了,只剩下一間郵局旁邊,似乎是新開的Fire Horse Cafe。
進門時一度傻眼,我不會是誤闖民宅吧?!
門口進去只擺了一張桌,穿過門廊,看見廚房,就像家裡的廚房一樣,老闆用家用小烤箱烤著我要的漢堡皮,平底鍋煎著咱們的牛肉餅夾心,用我一直想買的小油炸鍋炸著附餐薯條,好不容易做好了,大雄都睡一覺起來了吧。
決定找個地點停車下來吃飯,不過開了五分鐘,"Leaving Montana",標誌出現,哇哩,還真的已經看到加拿大國旗了。趕快回頭找地方吃得來不易的牛肉漢堡。
陪吃午餐的兩位仁兄

或許是沒有期待,老闆娘薯條炸得還真好吃勒,漢堡雖然不多汁,但是超紮實,只吃了一半就快不行了,兩頰很痠~但是很飽,荒郊野外不能要求太多~
匆匆解決午餐,要過海關囉~雖然已經去了很多次,還是會緊張,總覺得人家會不會懷疑我們每次都在不同的地方進出,未免也太可疑,從芝加哥跑這麼遠來這麼偏僻的地方入境。
我想太多了,很簡單的就過關了,不曉得今天從這裡入境的人十個手指頭算不算得出來。
正式奔馳在加拿大亞伯達省的公路上,第一個映入眼簾的是不熟悉的石油價格表,美國幹嘛不改公制啦,真麻煩。換算一下,吼~有夠貴~每公升油價跟台灣差不多,是美國油價的1.25倍,美金現在貶值,跟加幣都快1:1啦~但是還是要向前衝~衝衝衝~
延伸閱讀-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