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金山]7/9漁人碼頭老友相見歡

凌晨四點突然醒來,看來是時差作祟,起來活動半天,似乎又可以睡,又倒回床上,雖然漁人碼頭Sheraton的床不怎麼樣,但還是沉睡到電話鈴響,驚醒~~


佐藤大輔先生不愧為日本人,準九點已經到大廳樓下,一向對"準時"非常吹毛求疵的大雄居然睡過頭,這可是大事,沒想到處變不驚的大雄此刻會在房間亂竄,不知道該先洗臉還是換衣服好,速度快到,我都懷疑他出房門時,真的是清醒的嗎?!

今天的計畫是跟大雄當年在波士頓一起修讀博士學位的兩位難兄難弟見面,時隔五年,佐藤先生還是一如以往地羞澀,大家一起坐在櫃檯人員對面的沙發上等待一直超級忙碌的Tomorr老兄,他還是人如其名,又"拖"又"磨",半個小時過去,連繫上這位老兄,說今天有球賽,塞車中,又半個小時,說已經下車,再半個小時,還是沒見到本尊~~

十一點多,他終於出現了,氣喘吁吁地,殊不知他下車後看地圖走過來跟我們會合,以為自己抄了捷徑,卻忘記舊金山有名地就是斜坡,一路爬上又爬下,他還是沒變,總是很認真地不小心搞笑~

第一站,就近到漁人碼頭去覓食,Pier 39 十足是個觀光客會到訪的地方,周六的中午,人擠人,跟期望中的美國很不同,逛得還挺不舒服的,再加上某些角落有許多比蒼蠅略大的不明飛行物體不時地撞到你的頭上跟臉上.....當下對舊金山的印象馬上大打折扣。
大雄問兩位在地五年的同袍有何推薦餐廳,本來佐藤先生提議吃Boudin,大雄跟我非常自動地從腦中抹去這個害羞的微弱聲音,朝著另一頭走,因為我們昨天才吃過,今天不想再啃大麵包碗了,東轉西轉,我們選了 Crab House。

炸花枝圈,似乎不是挺新鮮
本來想點螃蟹,但是看到清煮螃蟹價格是Taylor Street上的小店價格近兩倍,就打消念頭了,吃完之後,事實證明這裡真的是觀光客來的地方,就是普普~不過店內的螃蟹擺飾還挺逗趣的,最大的賣點應該是大片窗戶外的碼頭景色,天氣好的話可以看見鼎鼎大名的金門大橋。
我點了個看不懂的義大利文的菜Zuppa Di Pesce,服務生介紹說裏頭有蝦、魚和淡菜,聽起來好像挺不錯的,我想吃的海鮮都有,中間服務生來問我需不需要圍兜兜,還在想說這蝦是有多大,需要用到吃螃蟹和龍蝦專用的圍兜兜,正摩拳擦掌在期待中~ 哪知端上來的時候,我看到一鍋紅色的番茄湯裏頭有以上三種海鮮游在裏頭,真有點傻眼......原來我點的是道義大利的海鮮濃湯啊!!
回來維基了一下才發現,原來這道菜就是義大利地區裏很普遍的魚湯,這湯通常是由好幾種不同的魚肉煮製而成,加上番茄醬或是切碎的番茄熬煮,我的則是用番茄醬煮成的,這大概是我一生中吃最多番茄的一天了,吃到後來真的快要可以體會老外為甚麼很多都會Heart Burn,吃這麼多番茄,胃酸當然要倒流灼燒食道跟主人抗議一下了啊~

唉~為什麼我每次點沒吃過的東西,好像都會哭笑不得收場!難道這就是我的宿命嗎~
看大雄的魚好像還不錯的樣子,好想跟他換喔~在他同窗面前實在是不好意思,只好繼續一口一口地把我的湯喝進肚子裡,畢竟這餐是Tomorr請客,還是盡量吃吧。

配著一大壺啤酒,我們一路坐到兩點多,直到來自南美的旅行團擠滿整間餐廳。
原本打算去金門大橋,不過橋的那邊一如大多時候,一片霧茫茫,所以我們決定沿著The Embarcadero的人行步道一路往南走去The Ferry Building Marketplace,這路上的人行步道很大很寬敞,雖然是一段不短的路程,但走起來還挺舒服的,仰望沿路的大王椰子樹襯著湛藍的晴空,沿途舊金山市區的大樓矗立,路上除了腳踏車,人力觀光車,Trolley,還有可愛的兩人小車Go Car滿街跑,終於有了異國度假的感覺。

GO CAR,好像不錯玩,但是租金不斐

公廁

遊輪
才三點多,大雄跟我頻頻打呵欠,似乎是來杯咖啡的時候,在The Ferry Building Marketplace裏頭的Peet's帶了杯咖啡,找了個似乎比較乾淨(海鷗便便比較少)的木樁,我們坐在那欣賞著舊金山另外一條重要的橋 Bay Bridge,Tomorr一邊開著佐藤先生的玩笑,說他女朋友不喜歡我們,所以才不來云云,一邊等待著坐船去北邊對岸的一個小鎮 Sausalito。

The Ferry Building

Bay Bridge

沒想到倒影跟真橋的清晰度差不多

沒想到過沒多久,佐藤先生女朋友就出現了,佐藤先生真的是個很妙的老實人,還跟女朋友亮了我們買的船票,說了半天,也沒帶她去買票,啊船還有幾分鐘就要開了耶,真是敗給他了。
幸好我們有帶登山用外套,船上的風之大,每個人的頭髮都被吹得像瘋子一樣,船開得離惡魔島很近,若是用望遠鏡應該可以清晰地看見島上的人。

舊金山天際線

San Francisco-Sausalito Ferry

Alcatraz Island-很多電影拍攝地點惡魔島
Sausalito小鎮很漂亮,一踏上這裏,我就知道我會喜歡這個地方,這個地方不大,一上岸就是兩間雅致的旅館兼飯館,旅館顏色是Adobe土厝的特有粉橘色,雖然建築樣式不盡相同,但是讓我想到另一個我超愛的,充滿人文藝術氣息的美國城市 Santa Fe~
延伸閱讀

果然,順著海邊的Bridgeway上兩邊街道是一間間小小的藝品跟精品店,雖然每間都想進去逛逛,但跟一群大男人,還是免了吧,就在櫥窗外看看就好了,還跟大雄說,我就是喜歡這樣的小鎮勝過舊金山大都市,因為這裏人沒那麼多,環境也乾淨很多,看到的是藍藍的海,聞到是海風吹過的海水味道,還有幾處看似還不錯的餐廳延伸出海邊,在這裡用餐應該比Pier 39有氣氛多了吧!
原本說要走到看見金門大橋的地方,看來似乎挺遠的,而且最後一班船是六點半開船,隨意找了個戶外的咖啡,佐藤先生請大家喝下午茶,第一次嘗試了Double shot Espresso,媽呀,還真苦勒,不過後來這一杯對我的時差七點魔咒發揮了作用,再苦也值得了啦。

時間差不多了,準時的佐藤先生,不斷地拿著時刻表問Tomorr該去等船的時間,Tomorr又開玩笑地要他去碼頭問看看再來告訴我們,不死心地佐藤先生每三分鐘會問一樣的問題,Tomorr每次都有不同的答案來逗佐藤,雖然這麼多年沒見,看他們還是一如以往地開玩笑,真好。

六點十分,大家如佐藤所願移動去等船,不知道發生甚麼事,船班誤點,要不是碼頭邊也有很多人在等船,還真以為是看錯船班的時間呢!太陽西落,海風吹來其實挺涼的,七點多船才姍姍來遲,不過回去的路上運氣很好,已經可以看見遠方的金門大橋是紅色的了,大家也不顧海風大小,紛紛跑出船頭拍照。
天下無不散的筵席,我們在Pier 39的夕陽中道別,希望下次有機會在某個地方再聚囉~ 

回房間稍躺一下,跟大雄約好晚上開車到市中心繞繞,順便去中國城覓食,嚇!沒想到中國城晚上是這副燈紅酒綠啊?!還開著的店都亮著霓虹燈,甚至還有上空酒店,街上滿滿都是盛裝的年輕男女,車不少,但說人比車更多一點也不誇張,明明就很冷,幾乎每個女生都穿著低胸洋裝,蹬著高跟鞋,難道是酒精的作用讓他們都不怕冷?!街上也不時有警車在巡邏,看到這副景象,大概是陌生環境讓我們腦袋的警鐘大作,還是別下車,兜兜風就好,真不曉得住在中國城的居民怎麼受得了這裏晚上這麼吵雜還龍蛇雜處啊!


花花世界

上空酒吧
繞了幾圈,除了酒精,有賣一般食物的餐廳似乎都關了,幸好我們也不會很餓,於是打道回府,結束這一天,回旅館睡大頭覺囉~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