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 – Dresden(德勒斯登)- 易北河岸的佛羅倫斯

終於寫完 2007 年八月美西兩週的遊記,趁還有點動能,順道把 2007 年七月的德國行一併寫起來。這是大雄第一次到歐洲,由於專題研究的計畫,是美國與歐盟共同合作的,所以有這個機會到德國的 Dresden,參加為期三天(7/23/07~7/25/07)的研討會,許多人對 Dresden 沒什麼特殊印象,但是在德國的歷史、文化、藝術、建築等方面,Dresden 都有其不可被取代的重要地位,尤其在藝術跟建築方面,這城市有著”易北河的佛羅倫斯(Florence at the River Elbe)”的美名。走在 Dresden 的舊城街道上,逐漸了解這城市所經歷過的苦難,除了讚嘆這藝術與建築上的成就,也感受到這災難城市背後的哀愁。



Dresden 位在德國東部,靠易北河岸(River Elbe),非常靠近捷克,是德國薩克遜州的首府。大雄搭七月 21 號下午的飛機,從芝加哥出發,到法蘭克福已是隔日早上六點,轉機抵達 Dresden,大約是十點左右,搭計程車前往 Technische Universität Dresden(前兩個字應該跟 Technology、University 有關連,Dresden 科技大學)的招待所,稍作休息,雖然飛了很久,卻沒有什麼倦意。
傳說中的 Mercedez-Benz 計程車。
Gästehaus der TU Dresden(開頭第一個字,應該跟 Guest house 有關連),學校招待所。
直接來看 Dresden 最有名的地標之一,Frauenkirche(聖母教堂),原來的聖 母教堂建立於十八世紀初期,是一座路德教派教堂,那個時期也正是 Dresden 在藝術、建築甚至於科技上大躍進的關鍵時刻,當時薩克遜大公國的領主,同時也是波蘭國王 Frederick Augustus,非常熱愛藝術,將當時的 Dresden 打造成一個重要的歐洲文化中心,吸引了全歐洲最好的音樂家、畫家以及藝術家來到此地,他也熱愛建築,當時在 Dresden 以及波蘭華沙,建造許多宏偉的巴洛克式宮廷建築。
剛剛 wiki 了一下這個國王,Frederick Augustus,聽說非常強壯,有人稱他 “The Strong(猛男?)”、”the Saxon Hercules(薩克遜大力士)” 以及 “Iron-Hand(鐵拳無敵?)”,而他也為了證明這些稱號並非浪得虛名,有時候會表演赤手折斷馬蹄鐵 :shock:
Frauenkirche(聖母教堂),廣場前有創派人馬丁路德的塑像。
聖母教堂,特別注意一下!教堂最左邊發黑的部份!!
聖母教堂是一座巴洛克式的建築,當時有名的風琴製造大師(Gottfried Silbermann),特地為聖母教堂打造了一座大風琴,而古典音樂家巴哈也是這台風琴的第一位演奏者。在建築方面,最特別的是聖母教堂挑高 96 公尺的圓頂,這重達一萬兩千噸的砂岩石(sandstone)圓頂,在內部並沒有任何支撐,當時引起很多人質疑,但是完工後,卻證明它非常穩固。只是再穩固的建築,也抵擋不住人性的黑暗
其實上面兩張照片裡的聖母教堂,已經不是猛男國王時期建立的那座了,原來的聖 母教堂在二次世界大戰時,被英美轟炸機大隊屠城的過程當中(1945 年二月 13-15 號),於一千度 C 的高溫中燒毀並坍塌。現在的聖母教堂,是九零年代前後,當地人開始募款,積極規劃,而在 2005 年重建完成,在重建過程當中,他們儘可能使用原來的聖母教堂廢墟所殘存的石塊,上圖左邊黑色的南門,就是原來聖母教堂遺跡所剩下較大塊的石頭。
1991 年的聖母教堂。
有人會認為,戰爭本來就是殘酷的,何況當時德國本身是侵略國,聯軍轟炸當時也是工業重鎮的 Dresden,有其正當性,但是當時的時代背景是德國已經準備投降(三個月後正式投降),而且聯軍宣稱主要轟炸目標是戰略橋樑與工廠,不過結果卻是密集 轟炸平民住宅區(英美出動一千三百架轟炸機,投下了三千九百噸的炸藥),反倒是城郊的工廠跟軍事基地都安然無事,死亡平民人數達兩萬五千人,而一切都是為 了製造恐懼,來確保德國最後的投降。
舊城的街道上,都是古色古香的建築,許多教堂。
Hofkirche(Church of the Royal Court),是一座天主教堂,右邊是皇宮。
Semperoper(Semper Opera House),歌劇院。
歌劇院前廣場。
德國有名的邁森陶瓷,也是由前面介紹的怪力男國王所開創,邁森陶瓷的歷史就先不說了,在舊城裡有一面長 101 公尺的邁森瓷磚牆壁,上面漆著薩克森歷來的領主。
The Fürstenzug,歷代薩克森的領主。
The Fürstenzug,長 101 公尺的邁森瓷磚牆壁。
易北河岸的舊城。
除了景點之外,來德國一定要找間 Bier Garten(Beer Garden,啤酒屋?)坐坐,其實 menu 有 80% 看不懂,就亂點,隨便喝,不過有學到一個 “Radler”,就是啤酒跟檸檬汁各一半比例混合,還滿好喝的,晚餐當然就是豬腳囉(Schweinshaxe,Pork Knuckles),有機會再來的話,一定要先惡補一下德文,雖然這裡很多觀光客,但是本地人不太使用英文,在德國抱著講英文的心態,實在也是很怪。
Prost! Zum Wohl!(Cheers! Bottoms up!)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